“ 对不起了,爸爸妈妈,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,我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,我都不知道太阳长什么样子了。我死后一定要医院给你们一个公道,是他们毁了我的一生。如果发现死的及时,把我的器官捐给需要帮助的人。” 

  来自岳阳的 23 岁女子小贺,在写完这封遗书后,在 4 月 16 日,被发现死在了长沙市的一家宾馆。

  这名年纪轻轻的女子,为什么想不开要自杀?家人怀疑与她近期的一次整形手术失败有关。“4 月 15 日她独自来长沙与这家星美慈整形医院协商,之前她将自己所写的遗书发给了星美慈负责人 ”。4 月 23 日,小贺的爸爸告诉记者。

  01

  不满意整形效果,

  她做完修复手术后面部肿痛

  根据小贺哥哥与其姐姐的聊天记录,记者得知,小贺在今年 1 月份的时候来到长沙星美慈做第一次脸部脂肪填充和鼻子矫正手术,但小贺对整形结果不满意,一直在家里闷闷不乐。“ 当时是她哥哥和她一起去的,回来后就变得不怎么开心了。” 小贺的爸爸贺先生对记者说。

  而对于小贺哥哥所说的 “ 小贺在 2 月底的时候还轻生过一次 ”,小贺的表姐彭女士也予以了承认。她说,小贺当时在家想要轻生,幸好发现及时,被送往了汨罗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,随后小贺的父母又给小贺做了一下午的思想工作,小贺当时 “ 像是想通了 ”。

  据小贺哥哥的说法,鉴于小贺说 “ 鼻子做歪了 ”,不满意整容效果,之后他又陪妹妹去了星美慈协调。院方答应继续给小贺做面部修复。于是,兄妹二人在 4 月 10 日再次来到星美慈,院方也给小贺做了面部修复手术,但回家后小贺却觉得 “ 脸部发烧肿痛 ”。4 月 14 日,小贺又在哥哥的陪同下来到星美慈,边挂水消炎,边与负责人协商。

  02

  疑似协商未果,

  她服药自杀前留了一封遗书

  贺先生回忆,4 月 14 日当天,小贺在挂完水之后,兄妹二人回到了家中,但是小贺又在次日独自前往长沙,想再次与医院协商。没想到,这一去,小贺就再也没有活着回来。

  “ 当时他们具体是怎么协商的我不太清楚,但是看到女儿与这边负责人的聊天记录,我能感觉到她当时已经是非常绝望了。” 说完,贺先生向记者展示了小贺生前与星美慈负责人的聊天记录。

  记者从聊天记录中看到,4 月 14 日晚,小贺将自己所写的遗书发给了对方,同时对对方说 “ 现在赔偿也别说,连我手术费都要不到,是不是只有我死你们才明白你们怎么活生生把一个人逼成这样 ”“ 你们只会一而再再而三忽悠我,今天我要从那跳下去,不然你们面对一个受害者无动于衷 ”。而星美慈负责人则回复小贺 “ 我们不是忽悠你,手术都是有恢复期的,明天我们院长跟你协商方案。”“ 亲爱的你现在不要做傻事,不要冲动,也要为了你的家人想一想。”

  4 月 16 日下午 4 点,小贺家属接到了银盆岭派出所民警打来的电话,要他们过来确认一些情况。下午 6 点,小贺的家属赶到银盆岭派出所时,被告知女儿在宾馆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,已经死亡,而他们只看到了那封长达千字的遗书。

  03

  家人从岳阳赶来长沙,

  与整形机构未达成协商

  从女儿留下的遗书来看,小贺的家属认为,小贺的自杀与星美慈脱不了干系。“ 她的字里行间处处都说是这家整形机构把她逼上绝路的,说把她的鼻子做歪了,再加上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,才会让小贺最终轻生。如果说小贺的死和这家整形机构没有关系,我无论如何都不信。” 彭女士说。

  据贺先生回忆,大家在得知小贺出事后,曾两次与星美慈负责人协商。贺先生说,第一次协商是在 4 月 17 号,当时对方说的是 “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退还给我们手术费,再加上一万块钱的同情费,总共三四万块钱 ”,对于这个方案,小贺的家属显然不能接受。“ 我把她从小养到 23 岁,难道她的命就只值三四万块钱吗?” 贺先生说。

  彭女士说,第二次协商是在 4 月 20 日下午,相比于第一次的态度,这一次对方则直接否认小贺的死亡与他们有关系。“ 实在是很难接受这样的回应,小贺自己在遗书中也写了是这家整形机构毁了她的一生,我们都想不出来小贺会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自杀。” 彭女士说。

  04

  整形机构否认责任,

  目前已拆完店铺招牌

  4 月 23 日上午,记者来到星美慈医疗美容诊所时,发现店内已经空无一人,只有小贺的父亲、姐姐、表姐等家属在店内等待负责人前来讨要说法。

 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星美慈负责人,对方称 “ 小贺的整容手术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手术后的肿胀都是正常现象,因此院方与小贺的死亡不存在任何关系,也不负相关责任。” 而面对记者 “ 为什么在看到小贺的遗书,以及收到了小贺想要轻生的信息后,没有及时联系小贺的家人,也没有报警 ” 的疑问时,这名负责人没有正面回应,而是说 “ 一切都要按照法律法规办事。”

  “ 现在只有岳麓区卫健部门的人说会介入调查。” 彭女士说。4 月 23 日,记者联系岳麓区卫健部门,对方表示已经知道此事,“ 更多情况要问执法人员 ”。

  4 月 23 日下午,小贺的姐姐发现,星美慈这边已经在开始拆招牌了。记者从视频中看到,截至 23 日下午 5 点 10 分,星美慈的招牌已经拆完。